Doshisha University
  1. 全球问题研究院首页
  2.  > 院长致辞

院长致辞

同志社大学全球问题研究院热烈欢迎各位新生的到来!

研究科長
首先,我要对全球问题研究(Global Studies)的名称作些说明。正如本研究院的历程一样,用全球化这一术语来表述一个研究领域,大概始于20年前的90年代中期。作为一门学问,20年的岁月是很短的,可以说它还是刚刚兴起的新学科。
当今,全球问题研究成了热门学科,虽然有各种各样的由来,但后冷战是其中的重要背景之一。这一点毋庸置疑。冷战结束以后,如何继承和发展在冷战体制下产生并成长壮大的地域研究(Area Studies)成了急需解决的问题,同时,一些超越地区的全球化问题也接踵而至。随着人流的国际化和世界规模的资本扩大化、以及全球性军国主义的抬头,迄今为止的地区概念已难以顺应时代的变迁。全球问题研究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但是,如果把研究新时代下产生的新课题就说成是在进行全球问题研究显然是非常不够的。如何理解“后”(post)的涵义,本来就必须谨慎小心。例如后殖民主义这一用语,其实它并不表示时期的区分,其中既包含对殖民主义是否确实已经结束要进行探讨,也包含事态有可能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后”所表示的状态。对所谓新问题的“新”的解释也一样,问题果真是新的?新在何处?怎么个新法?诸如此类,我们都必须对其内涵进行仔细斟酌。重要的是,不能只研究新时代出现的新课题,对已经发生的一些事态、还有一些老问题也须重视,其实,很多学者和学界并没有把握它们的本质。就是说,我们不能老是追赶新的问题,必须对迄今为止的研究进行反思。
  一个新学科的形成发展,其背后往往存有必要的前提。实际上,在全球化这一术语的背后,同样蕴藏了它得以成立的重要前提。譬如,如果撇开地区、领土等前提条件来谈论社会,也许找不到合适的用语。我们不应该用一般论或普遍性的框架来简单地处理对各种问题的议论,我们必须反思既有研究的前提,花更多的时间重新仔细地对其进行考察。全球问题研究所负有的、隐藏其中并且极为重要的所有问题尽在其中。也就是说,在向新问题挑战的同时,我们还必须对迄今为止的研究继续保持批判的态度。要做到这一点很难,但非常重要。
本研究院内各研究科的研究方向比较宽松,这与既重要又困难的全球问题研究密切相关。当然,学科的研究方向比较宽松,并不是说可以消极对待各领域的专业限制,我们应该在既有专业领域内,以积极的姿态、不断探求各领域研究所需的专业知识。
如前所述,全球问题研究是一个新兴的学科。它需要大家自己构筑研究框架、完成研究课题。同时,全球问题研究又拥有非常庞大繁杂的研究课题,很多问题也无法马上找到明确有效的答案。不过,即便如此也没有问题,对研究课题简单地作出结论正是学者必须拒绝的态度。诸位不必感到不安,本研究院拥有非常优秀的教研阵容,我坚信大家可以在这里不断迎接各种挑战。让我们同甘共苦、协力奋斗吧。

研究院长 富山一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