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shisha University
  1. 全球問題研究院首頁
  2.  > 院長致辭

院長致辭

同志社大學全球問題研究院熱烈歡迎各位新生的到來!

研究科長
首先,我要對全球問題研究(Global Studies)的名稱作些說明。正如本研究院的歷程一樣,用全球化這一術語來表述一個研究領域,大概始於20年前的90年代中期。作為一門學問,20年的歲月是很短的,可以說它還是剛々興起的新學科。
當今,全球問題研究成了熱門學科,雖然有各種各樣的由來,但後冷戰是其中的重要背景之一。這一點毋庸置疑。冷戰結束以後,如何繼承和發展在冷戰體制下產生並成長壯大的地域研究(Area Studies)成了急需解決的問題,同時,一些超越地區的全球化問題也接踵而至。隨著人流的國際化和世界規模的資本擴大化、以及全球性軍國主義的抬頭,迄今為止的地區概念已難以順應時代的變遷。全球問題研究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應運而生的。
但是,如果把研究新時代下產生的新課題就說成是在進行全球問題研究顯然是非常不夠的。如何理解“後”(post)的涵義,本來就必須謹慎小心。例如後殖民主義這一用語,其實它並不表示時期的區分,其中既包含對殖民主義是否確實已經結束要進行探討,也包含事態有可能實際上已經進入了“後”所表示的狀態。對所謂新問題的“新”的解釋也一樣,問題果真是新的?新在何處?怎么個新法?諸如此類,我們都必須對其內涵進行仔細斟酌。重要的是,不能只研究新時代出現的新課題,對已經發生的一些事態、還有一些老問題也須重視,其實,很多學者和學界並沒有把握它們的本質。就是說,我們不能老是追趕新的問題,必須對迄今為止的研究進行反思。   
一個新學科的形成發展,其背後往往存有必要的前提。實際上,在全球化這一術語的背後,同樣蘊藏了它得以成立的重要前提。譬如,如果撇開地區、領土等前提條件來談論社會,也許找不到合適的用語。我們不應該用一般論或普遍性的框架來簡單地處理對各種問題的議論,我們必須反思既有研究的前提,花更多的時間重新仔細地對其進行考察。全球問題研究所負有的、隱藏其中並且極為重要的所有問題盡在其中。也就是說,在向新問題挑戰的同時,我們還必須對迄今為止的研究繼續保持批判的態度。要做到這一點很難,但非常重要。
本研究院內各研究科的研究方向比較寬松,這與既重要又困難的全球問題研究密切相關。當然,學科的研究方向比較寬松,並不是說可以消極對待各領域的專業限制,我們應該在既有專業領域內,以積極的姿態、不斷探求各領域研究所需的專業知識。
如前所述,全球問題研究是一個新興的學科。它需要大家自己構築研究框架、完成研究課題。同時,全球問題研究又擁有非常龐大繁雜的研究課題,很多問題也無法馬上找到明確有效的答案。不過,即便如此也沒有問題,對研究課題簡單地作出結論正是學者必須拒絕的態度。諸位不必感到不安,本研究院擁有非常優秀的教研陣容,我堅信大家可以在這裡不斷迎接各種挑戰。讓我們同甘共苦、協力奮斗吧。

研究院長 富山一郎
.